本报记者 姚 进

  微商电商、网络直播、“宅经济”……大量新业态新模式快速涌现,让工作和生活变得多姿多彩的同时,也成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。在国家大力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的背景下,更多新个体经济正“破茧”而出。

  橘次蓝(网名)是一位上海白领,从事互联网交互设计工作。她同时在小红书兼职做生活博主,发布与家装布置有关的Vlog。“给他人分享这份美好,先让自己的东西变得更美好一点。”橘次蓝说,兼职做博主是突破自我的第一步,做博主不仅能增加收入,而且会让自己的影响力越来越大。

  “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的出台是灵活用工平台、直播等行业发展的重大利好,有望迎来新一轮发展。例如,直播能够更直接、更形象地触达消费者,将成为未来主流的产品营销渠道之一。”贵州省新联会会长、贵州省律师协会监事会主席朱山表示,《意见》将推动完善保障制度,推广线上线下融合服务,促进自主就业、“副业创新”、多点执业等就业新业态发展,激发市场主体创新创业内生动力。

 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、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王建明教授认为,《意见》有很多新提法亮点,包括“微经济”“副业创业”“基于知识传播、经验分享的创新平台”“新业态成长型企业”等,主要聚焦数字化创新背景下的新业态新模式。

  “《意见》明确鼓励发展新个体经济,进一步降低个体经营者线上创业就业成本,支持微商电商、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、分时就业。这是向数字经济要就业和发展红利的具体举措。”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陈柳表示,“稳就业”是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,一方面需要拓宽传统就业渠道、促进传统就业,另一方面更要迎合新经济的发展方向,尤其是通过把握数字经济发展的脉搏,提供更多就业机会。

  今年以来,新冠肺炎疫情给就业造成较大压力。据智联招聘统计,受疫情影响,春节复工后1个月内,企业整体招聘职位数与招聘人数分别同比下降31.43%和28.12%,但直播行业人才需求逆势飙升,招聘职位数在1个月内同比上涨83.95%,招聘人数增幅达132.55%。

  “疫情后数字经济新业态持续发力,是短期内稳就业、保民生及中长期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的有力抓手。”朱山说,数字经济新业态对传统产业有带动作用,用人需求量较大,技术、管理岗位及基础岗位从业人员容纳量多且未来有转岗能力,同时具有覆盖人群广、就业反弹小等特点,行业优势使其成为目前吸纳就业的主要力量之一。

  陈柳表示,数字经济正加速迭代,过去个体经营者加入电商平台形成的“淘宝村”等城乡特色产业集聚,正在进一步演化为短视频、直播基地等新一代网络产品形态。在资本的有力支持下,富有才华和特长的个体经济从业者加入到网络平台中来,为平台提供个性化的内容输出,最终实现商业模式的稳定变现。

  “从长远说,加快数字产业化、产业数字化发展,推动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,助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,增强了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;从近期和应景角度来说,这些政策可以激发市场活力,开辟发展空间,有效激活消费市场、带动扩大就业。”王建明认为。

  “新个体经济发展要与新基建结合起来。在线娱乐、远程教育、远程医疗、智慧零售等新业态依赖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。提升新基建的效率不能就建设抓建设,而是要进一步广泛地、根本地提升新消费体验。”陈柳说,政府主动开放场景推进数字经济的应用,通过场景开放将核心技术与场景深度结合,广大市场主体充分借力新基建开发新技术、新产品、新模式、新渠道,创造出更多更好满足大众需求的消费业态,广泛的就业机会也就自然形成。

  王建明认为,让好政策落地,首先需要注意积极营造良好氛围,充分发挥各类主体创造潜力,调动社会各界推动创新的积极性和创新活力。要探索触发式监管机制,建立包容审慎的治理规则,给数字经济新业态、新模式创造更大发展空间和展示舞台。要完善壮大相关引导、配套政策,利用利率、贷款等金融手段激活消费市场活力,营造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。

  朱山建议,首先要加强城市群数字经济发展的区域合作机制,不仅要加强城市群之间技术、创新、人才等方面的合作,而且要探索城市群数字经济发展的协同路径,深化区域间和区域内部创新发展互助机制,推动网络消费、平台消费、智能消费等需求持续释放。

  其次,政府应强化规范和引导,通过有效的政策工具组合设计释放政策红利,引导平台价值与公共价值相互协同,以治理目标共融、主体共生、资源共享、机制共建为指向寻求最大公约数和最佳平衡点。

  最后,数字安全已成为国家、社会乃至全人类面临的问题。数字社会是一种生态系统,政府、平台、企业、居民、媒体等都是系统参与者,需要形成以国家治理为核心,行业自律、平台治理和社会监管等广泛参与的立体化治理体系。(本系列报道完)

【编辑:苏亦瑜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